人民網北京7月28日電(劉茸) 近日,記者跟隨國務院新聞辦《國家人權行動計劃(2012—2015年)》調研人員,進入北京市幾家看守所,一探這套常人看來頗有神秘感的設施的內貌。
  根據2013年起生效的新刑訴法,看守所收押四類人員:被拘留、被逮捕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判處拘役的罪犯,被判有期徒刑後剩餘刑期在三個月以下的罪犯。看守所內部一般將前兩種人員稱為“未決”,後兩種稱為“已決”。
  在記者等人到訪的第一家看守所——通州區看守所,成年人和未成年人、男性和女性、已決和未決人員被分區關押。在記者經過的女性監區,每間監室門口都有一個銘牌,錄明主管和協管民警的姓名和在押人員名單。每間監室平均住5-7個人,室內相當乾凈。
  監區各處都有類似防止“意外”的設置,如樓梯天井均以鐵欄桿圍起,防止在押人員翻越樓梯或自殺。監所有多道AB門,這是一種內外兩重門的設置:一側門沒關上時,另一側門無法打開。
  作為全北京市最近改造的設備比較先進的看守所,這裡的每間監室門內外都有電子觸摸屏。民警向記者演示了觸摸屏的使用方法:外屏可以查看在押人員的基本資料,可以調出歷史記錄,還有緊急狀況下的“一鍵開門”功能;內屏則由在押人員自己操作,可以預約購買各種日用品、小食品,可以預約就醫和約見檢察官,還能查看自己賬戶的餘額。
  監室內的牆上貼著作息時間表和每周菜譜。從時間表來看,在押人員每天的日程都很滿:要在規定的時間內聽廣播宣傳,在規定的時間內學習和休息,在規定的時間室外活動。據介紹,他們也有一定程度的娛樂,比如晚上可以看電視,讀看守所里的書籍。
  “雖然條件挺好,這畢竟還是一個限制人身自由的地方。”一位幹警對記者說,“你進了大門,有沒有感覺到氣氛跟外面不一樣?反正我每天下班一走出那道門,才會覺得渾身頓時輕鬆了。”
  通州區看守所沒有給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安排勞動任務。公安部監所管理局局長趙春光告訴記者,全國只有一部分看守所還保留著勞動項目,但有各方面的要求:如每天勞動不得超過3小時,每周不得超過15小時,對未決在押人員不得強制安排勞動。“我們不是把勞動看作是他們的義務,而是他們的一項權利。”他說。
  在通州看守所,在押人員可以享受到的待遇還包括生病時的遠程視頻會診,以及特殊情形下與家人的雙向視頻見面,但這些手段只不過是全科醫療服務站和家屬單向視頻技術手段之外的必要補充。從硬件設施的角度來說,通州所的確令人印象深刻。
  但最令人矚目的設施還是心理咨詢室:屋內擺放著沙盤,和擺滿類似玩具小人的展示櫃,幹警介紹說,這是一種引自國際上“箱庭療法”所用的器具。郝同告訴記者,看守所里10名專任的管教民警中,已有一半通過與北師大的聯合培訓和全國統考,取得了國家正規心理咨詢師的資格。“比如在押人員哪天感覺非常低落,或者有什麼想不開的,可以通過主管民警要求預約心理咨詢,這邊都能滿足。”
  專職看守所:特殊設施服務於職能
  通州區看守所目前實際關押數百人。依照行政區劃管轄原則,這裡關押的都是發生在通州區的案件的涉案人員,其餘行政區看守所也與之類似。
  北京市第二看守所,簡稱“二看”,實際上是監管醫院。它的內部設計和一般看守所差別相當大,是一座高度標準化的三級醫院。但也有一些細節,會向初次到來的人提示它與一般醫院的區別:掛號處旁邊用鐵欄封住的等候室,各個病區之間明晃晃的警示標語,與穿著白大褂的醫師擦肩而過的身著警服的看守人員。
  “二看”的所長告訴記者,其他看守所的在押人員經過駐所醫師或遠程專家的會診,判斷需要住院的,就會被轉移到“二看”來。
  這間看守所式醫院除了普通的外科、內科、耳鼻喉科等病區以外,也設立了專門的傳染病區,目前收治約30名肺結核病人,還有數名艾滋病攜帶者。中國紅十字會999急救中心在此也設立了專門的999特診病區,幾十名醫護人員常駐其間,可以對危重病人進行緊急會診,如果病情特重,他們有權將病人轉送本部進行醫治。
  “二看”隔壁的“一看”,則關押了全北京市的重刑犯,還有一些外籍人員和宗教信仰者,其戒備相比通州區看守所明顯更為森嚴。“一看”的食堂里有一座專用的清真竈,上方嵌著鐫刻阿拉伯文的銘牌,盛裝食材的容器上也有明顯的阿拉伯文標識;門口貼著一周食譜,中國籍人員和外國籍人員的菜譜被分別單列出來。
  各地看守所:09年以來“大變樣”
  一位看守所幹警告訴記者,根據他們在各地的交流經驗和日常瞭解,北京看守所的硬件設備和管理水準,在全國屬於第一梯隊,但並不能算最強,“可能也就前五吧”,其他如江浙地區、珠三角地區的看守所管理水平都相當先進。
  “以我個人印象來說,江浙地區監所的硬件和信息化水平比我們更發達,而廣東那一帶主要是社會化水平、開放程度做得更好。”這位管理人員表示,“各地都各有所長,北京的優點算是比較平衡,沒有什麼特別出色的,但也沒有特別的弱項。”
  趙春光向記者表示,全國監所系統近年來得到了國家發改委系統的大力支持,2010年專項撥款達25億,“十二五”期間進一步加大對老舊看守所改造力度,對全國公安監所系統硬件設施的改造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體現了國家對法治文明和被羈押人合法權益保障的重視。
  “也不能說沿海發達地區的看守所一定就比中西部地區的看守所建設得更好。比如四川,這幾年申請基本建設撥款比較順利,改造力度也很大,到今年全省70%的看守所都已經改造完成,我去看過,他們的條件有非常大的改觀。”趙春光說。
  在此之前,各地看守所大多數是使用多年的老舊設施,趙春光描述為“老樓,10多個人一監室,大通鋪”。2011年發改委到新疆建設兵團農八師看守所調研時,看到他們使用10年的監區樓“牆體變形、發黴,通風門窗無法正常開關,每逢陰雨天,室外下大雨,室內下小雨;每當大風天氣,屋頂壓板經常被大風吹起,只能用磚塊固定,牆體沒有保暖設施,監區常年冬冷夏熱”。
  全國大多數看守所已不再是這副模樣,但趙春光也承認,由於一部分地區看守所申報的改造項目未達到發改委要求的標準,可能尚未獲得足夠的改造資金。但他強調,在全國數千個看守所中,2013年全系統通報的後進看守所僅有5個。“落後的是極少數。而且對於落後的監所,我們不僅會通報所在地公安機關加強領導全面整改,而且會視情通報所在地黨委政府,喚起他們對這項涉及國家法治建設和人權保障重要執法機構整改工作的重視,形成很強大的督促動力。”他表示。
(編輯:SN09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h02ahlmoo 的頭像
ah02ahlmoo

oyster

ah02ahlm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